校长信箱|学校交通

  

首页>>解读

 

甩开高考又何妨


北大教授钱理群接续鲁迅、朱自清诸先生的传统,投身基础教育。历经十年,屡战屡北,终于说出了告别二字。“应试教育的巨网笼罩着中国的校园,一切不能为应试教育服务的教育根本无立足之地。”——这份沉痛或该铭刻在教育主事者心头。《狂人日记》发表94年后,我们依然要疾呼:救救孩子!
救救孩子,先要直面高考体制捆死素质教育的现实。二十多年教育改革,新招迭出。分省出题;春夏两次高考;三加一;有的省份十年五次高考改革……可惜,七十二变后,依旧是考分指挥学校,指挥家长,指挥社会。规定不能补课,书包不能超几斤,课后作业不能超一小时,只是说说而已。设置惟一赛道,终点悬着奥运金牌,却号召选手慢慢走,走出素质,走得优雅,这可能吗?
温家宝前些天说得很明白,现在“迫切需要把教育从应试和高考指挥棒下解放出来,解放学生、解放教师、解放学校”。是的,中国急需打一场教育领域的新解放战争。
这一点,相信凡没有被利益蒙蔽双眼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。科举曾在传统帝制社会中发挥政治、文化与社会统合的重大作用,最后也因趋于僵化空洞而遭废弃。以考分为核心指标,高度行政化的高考体制,也已偏离教育本意,过于工具化和功利化的取向,甚至使大学的通识教育都沦为混学分的捷径。有几个学子能摆脱应试教育惯性,借种类繁多的概论式选修课传承中西古典文明?有几个学子培养了敏锐的洞察力和对科学的纯粹热爱,在巨变时代树人立人?
李永波说,金牌“带来的东西太大了,巨大,你能想象多大,它就有多大”。这句大实话也适用于与之同构的高考竞争体制。在这个残酷的熔炉中,再好的教育理想,也只能下坠为反教育的现实。好在,人生不是一场奥运赛,社会也不只一条赛道。三十多年不断扩展,让这场教育领域的新解放战争有了空间。
首先要清楚,教育是家长之事,教育家之事,社会之事。政府的职责,主要是为各种教育提供基础服务。办教育的权利,理应全面归还社会。即使现存的高考体制难以改善,既得利益铲不掉,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一茬茬冒着绿意的孩童,为了考分生机渐少。
二十多年来,作为针对应试教育这一存量的改革,“素质教育”基本失败了。但这不等于这场解放战争就失败了。存量难动,动增量,是中国改革的经验。国企改革先“放权让利”,再“承包制”,虽然劳而少功,但夹缝中的民企,却争得了强大活力。民企让中国经济领域趟出了一条大道,教育领域难道就只有华山一条路?
社会上有没有增量空间?有没有资金?有没有心怀理想的教育家?有没有对高考已不堪忍受的家长和学生?一个都不少!为何有巨大需求,有庞大资源,却不能提供物美价廉的教育服务?“应试已成为学校教育的全部目的和内容,而不仅教育者(校长、教师)以此作为评价标准,而且也成为学生、家长的自觉要求。”——这真是莫大的悲哀,是集体行动的困境。家长们首先要解放自己的思想,须得有从集体困境中跳脱出来的勇气。如果说应试教育已形成难以撼动的利益共同体,何妨甩开高考,另起炉灶,从自己做起!
有人说:从自己做起,谈何容易,谁敢拿孩子的未来开玩笑!——难道父母们就敢把孩子推入应试教育体系,敢让其承受十二年漫长折磨?就敢以孩子自由天性为代价,去夺取一张未必能拿到的名牌大学入场券?
其实,各种真正的教育试验已在尝试之中。自编教材的深圳中学语文教师马小平,试验生命化教育的张质文,自称“国子监四门博士”的夏昆,主动组成联合会以改善小学权力结构的家长们,各地传统的私塾教育,都已开始行动。
家长们之所以屈从高考指挥棒,逼孩子学奥数,拿证书,多源于单打独斗的局限,源于有教育理想的人各自为战。将教育还给教育,将好奇心还给孩子,聚天下英才而育之的教育场域,因此付诸阙如。幸好,在信息社会,这困境没那么难突破。关心孩子内在生命的家长们,很容易就能建起全国性的平台,与各地教育家们联合起来,依照感性、德性、知性的生发节奏,组团自办教育,探索百年立人之道。

天性充分觉醒,个性充分张扬,才华充分发掘的孩子,必然会博览古今中外,努力上下求索,出国读书也好,考上北大清华甚至旁听四年也好,还用担心他们不成才吗?这样的孩子,将来多半不会止于谋得一份安稳的工作,而是会在自己所擅长的领域,运用强大的思考力和实践力,引领这个正处于巨变中的社会。 (摘自:南方周末 2012-09-21)

 

上一篇:从最讨厌日本到正视日本:某朋友日本旅游回国后的自述 下一篇:北大校长10句话

版权所有(C)2011-2014文来中学国际部中日班保留所有权利。